红色回望 史海钩沉 12---听爸爸讲战斗故事(1)

摘要: 军迷朋友们请点击????刀口谈兵的蓝色字关注我们,并欢迎大家转发朋友圈,传播正能量!商务、投稿专用微信号

09-05 11:08 首页 刀口谈兵

军迷朋友们请点击????"刀口谈兵"的蓝色字关注我们,并欢迎大家转发朋友圈,传播正能量!

商务、投稿专用微信号:dktbmsz  欢迎投稿及合作!


作者:刀口团队 / 鹤飞翔

附上期:

红色回望  史海钩沉(十一)

1. 参军

1939年春天的一天,村子里来了八路军。爸爸的叔伯三哥(我管他叫“三大爷”)是连长。给了爸爸一个白面馒头吃。

问“好吃不好吃?”

答“好吃”

问“还想不想吃?”

答“想吃。”

“那就跟我走吧。每天白面馒头管够。”

“行!”

就这样,年仅13岁的爸爸当上八路军了。

人小,个子矮,没有枪,一开始给连长当勤务兵。每天早上打洗脸水,挤牙膏;晚上打洗脚水;洗衣服……由于念过45年私塾,认识几个字,连长安排他负责给战士们扫盲,因此爸爸的档案里有“文化教员”的经历。

爸爸没有告诉家里,擅自参军走了,家里乱成一锅粥,四处找孩子。好在后来连长托人捎话来:治兴(爸爸的名字)跟着我当八路啦。家里才放心。

由于担心敌人报复,爸爸在部队里改了名字,叫“贺德全”。从此与家里的联系中断。

直到19485月泰安解放了,已经当上营长的爸爸带了一名警卫营,回到阔别十载的家乡。

那个当连长的“三大爷”,在1942年的“五一大扫荡”中,部队被打散,他把枪埋在野地里,孤身一人跑回家里,又去当“农民”了。1966年我回乡看到他时,推着独轮车,刚刚在县城里卖完豆腐返回家。他不无感慨地说:你爸爸是我带出来的。刚参军时,(他)才这么高(用手比划着,约1.5米左右),连枪都扛不动。现在当大官了。当年我要是不跑回来,说不定如今也是个将军了……

2. 入党

爸爸是在1940年、1941年入党的。当时组织上一看岁数不够18岁,就转成“青年党员”;等岁数够了,再转成正式党员。

问:第二次入党还用举行仪式吗?

“不用。组织上给个通知就转(正)了”。

谈到那时的档案时,“打散了,档案就没有了。等聚到一起,再建档。就是填张表。这就是档案。”“你在哪个部队当兵?什么时候(当兵的)?只要找到2个证明人就行;或者知道团首长的名字也行。”

3. 接管中山陵

3.1 楔子

2016年第5期的《党史博采》中刊登了王贞勤写的一篇《1949年解放军和平接管中山陵前前后后》纪实文章。讲述的是一个叫“刘志诚”的人在接管和保护中山陵工作中的贡献。文章结尾特别说明,1999年建国五十周年时,《人民日报》开了一个专栏“5050人”,里面50人都是各行各业出类拔萃的人物,刘志诚就是因为当年出色地完成中山陵的接管和保护任务而被列为50人之一。(详见链接http://bbs.tiexue.net/post2_12291546_1.html

3.2 真实情况

经向家父核实,史料中提到的345团副政委刘志诚撒了个弥天大谎!刘志诚是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,渡江后加入35军,担任个“副团长”有职无权的干部(当年部队内有说法:副团长不兼参谋长,副政委不兼政治部主任,这官就是虚职)。

家父当年任35115345团警二营营长。攻入南京后,奉命占领中山陵。

行进中,听到团里吹响了停止前进的军号声。接着收到团部紧急通知,说中山陵内有国民党3个师,让部队停止追击,就地设防,等大部队上来后再行动。此时前卫5连派通讯员向营里报告:已经杀入中山陵;守卫陵区的宪兵大队已经缴械投降……这下家父急了,立即派通讯员到团部去报告:一个连的弟兄已经冲进去了,我必须率部队接应!然后命令通讯员吹集合号,率领其余2个连冲进了中山陵。

进去后,没有发现更多的敌人。在10点左右,家父将现场情况、俘虏口供、营里的布防计划……写了个报告,命通讯员送团里。直到傍晚,快吃晚饭了,团里转来军部的指令,大概有几条:除了警卫部队外,严禁任何人进入中山陵;实行双岗制,即国民党的宪兵不配枪,与解放军共同站岗;缴获的枪支封存,不许动用……“那些枪真好啊!还没有捂热,就被还回去,封存起来了。”家父流露出可惜、垂涎的神情。

营里安排4连驻扎在蒋介石的官邸里。5连住在陵区;其中一个排住在山顶的天文台里。6连住在孙科官邸里。

那个团副政委刘志诚是在解放中山陵23天后,带了个通讯员到营里,让家父多带几个人(他担心有隐藏的特务),陪他参观中山陵。

家父带了半个通信班,有2条长枪,1条冲锋枪,外加每个人的盒子枪,“防身没有问题”,叫上国民党宪兵队队长,陪刘志诚参观中山陵。

陵前有口大缸,鎏金的,有的地方鎏金已经被游人摸没了,露出黑黝黝的底色。上面有一个弹孔。此处立了一块牌子。上面有弹孔的说明,大意是XX时间,日本人开枪,留下了弹孔……

刘志诚看到这个情况,特别嘱咐家父一定要提高警惕,不要随意开枪……

刘志诚走了23天后,陈毅在35军政委何克希陪同下,几十号人马浩浩荡荡来参观中山陵。被警卫战士拦住了,不让进。何克希自报家门:我是你们军的政委;并告之:这位是华野首长。小战士说:我们连长说了,任何人都不准进去!

僵持了十几分钟,陈毅发话:不进去了!

下午,团长、政委到了营里。把全营连以上干部叫到一起开会。臭骂一顿。命令营里写检讨。第一次的检讨没有通过。第二次才通过。问:给处分了吗?答:没有。

据家父讲,目前能够说清楚当年占领中山陵全过程的人,只剩下他一个人了。

当时,中山陵南边是国民党的战地医院。到处是身着便衣的伤病,很乱。

后来,国民党飞机轰炸南京。大校口机场上存放的上千桶汽油被毁。军管会紧急调集全市汽车,不管是部队的还是地方的、私人的,上千台汽车,用了4天时间,将散布在全市各处的汽油统统运到中山陵。国民党飞机不敢炸那儿。结果中山陵道路两旁、山沟里……各个犄角旮旯都存放着大大小小的汽油桶。

陈毅曾经表扬说:解放南京这一战役,中山陵接管的最好。

数月后,警二营随着115师替换2X军接管了杭州。而2X军去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。

后来在115师的基础上组建了杭州警备区。警二营进驻笕桥机场,整建制转为空军场站;家父成为第一任笕桥(机场)场站站长。


若喜欢本文

欢迎长按二维码识别,打赏作者!

谢谢!



首页 - 刀口谈兵 的更多文章: